"即時一個人再堅強 生病都是最軟弱的時候"

我已經很久沒有生這種重病了 即時在香港也沒這麼嚴重

----------------------------------------------------------------------------

今天 08.01.2010

半夜兩點鐘 躺入溫暖的被窩

而隨之而來的卻是莫名其妙的鬼夢

一大群面紗的穿的黑紫色斗篷的巫師包圍著我們

而在夢中的我們就像是被宰殺的戰士

及時很努力反正 同伴都一一倒下

一道藍紫色的衝擊波以及快的速度向我出來

我卻不向我自己所幻想的故事依樣凌空閃過

而是硬生生地接了一招

然後大汗淋漓 我醒了

而伴隨而來的不只是驚醒

而是滿腦子不舒服的感覺

腹部整個感覺是脹的

撐著虛弱的身子衝進廁所

// 接下來的描寫有點噁心 請自行決定是某觀看

開始拼命地吐

那股噁心的酸胃液攪和著水與食物就這應從我嘴巴傾瀉而出

一部分是晚餐一部分是宵夜

更有一部分是我怎麼任都認不出來的東西

腐酸的味道在嘴角邊蔓延

鼻子的雙孔即使再努力都無法抵擋

那氣息就這樣又邁入了我的腦海中

刺激著我一次又一次地將胃傾城

就這樣又胡亂吐了一陣

這回噁心的戰役終於結束了

這時半夜四點

 

半夜五點半多

突然意識開始清晰

巫師已經死掉了一大票了

正當我還在疑惑著TMD為什麼又是這個鬼夢的時候

我又看到了那個領頭的巫師

帶著一股很噁心及邪惡的微笑看著我

當我目光盯到他的雙瞳時

一股綠黃色的烈火從他眼孔奪出衝進我的眼角

然後被這一股莫名其妙的控制力駕馭著

接著 我又嚇醒了

然後一股強烈的吐意就湧了上來

一個踉蹌差點摔死在我的房間門口

然後又蹲在馬桶前面一陣嘔吐

但前一次的戰役已經把城內的糧食都消耗殆盡

死在城外的只是一具具乾癟的肉體還有水

這場戰役沒那麼慘烈

但是人民的哀號卻絲毫沒有減少

或許那已經不能稱為哀號了

因為連聲音都發不太出來了

 

早上十點多我的鬧鐘響了

只是我更早就醒了 真的很難得

因為那個噁心的夢又來了

然後我又吐了一次

老爸老媽看我這樣有點擔心

當我十二點又打了第四場戰役之後

就決定去長庚掛急診了

----------------------------------------------------------------------------

手上拎著一個袋子

就是怕我自己忍不住又吐了出來

一路上其實已經極不舒服

只是吐在車上怕弄髒車子我一直強忍著

一道急診室我趕緊進去

但那股急診室特有的醫院為直衝我鼻腔

還沒三秒就把我搞暈了

一個踉蹌我扶著牆邊

趕緊把袋子拿出來

接著就是一陣吐

還好出門前喝了點水沒那麼難受

但是就是把所有的水都吐出來了

整個是噁心死了

 

終於見到醫生了

例行性的檢查了一下是不是盲腸炎

記得上次氣胸自己送自己去台大醫院的時候那個醫生也有順便幫我檢查

所以這次在檢查已經算是挺熟悉那種感覺了

到底是或不是其實我自己挺清楚的......吧

最後判斷是感冒病毒所引起的胃發炎

整個好強硬啊.........

醫生說如果沒食慾就喝喝水

如果能吃點東西就吃點稀飯甚麼的

拿了藥打了針 離開了一個會令人生病的地方

 

到了路上看到好多平常只是經過的多看一眼的食物

現在不能吃卻都覺得好像每個都超級好吃的欸

但是現在的我只能忍

去逛衣服店

其實看到了一件還滿喜歡的外套

但是我卻連將她拿起來穿上的力氣都沒有

於是就這樣看著他 然後離開了

 

回到家一躺又是四五個小時

等我起來已經晚上九點多了

整個一整天就這樣敗在這了

躺在沙發上切了PPS 看了一場電影

這大概是我除了休息唯一能幹的事情了

真的很討厭生病

病人真的虛的跟甚麼一樣

只能任人擺布而已

真的 很討厭生病的感覺

一定要趕快好起來

The end......

----------------------------------------------------------------------------

 

 

guardian8012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